{网站导航}
   
{当前位置}
 

 

回想的那些事
2014-07-02 00:07 药学院 张煜洁 

昨天和闺蜜去逛街的时候,突然发觉街上多了许多学生稚嫩模样的小孩子。多的是背着相同样式双肩包、捧着热奶茶的小伙伴队伍,叽叽喳喳细数着专属于彼此的小心事,仿佛一颦一怒一喜一哀都美好到不容许掺一丝杂质。

我就莫名的开始羡慕了。

回想起七八岁那个狗都嫌弃的年纪时,我那股子谁都不怕的邪劲儿总不能叫家里人享受清宁。那不是不堪潦草的童年,而我也总能记得在除却练琴之余的零星时间里爬墙上树,或者偷偷拔了人家盆景里的花,不用去想太多知道太多,每天最神圣的追求就是快乐,并且不挨打。我那个时候有最真实的喜恶和哀乐,讲究一大家的姑娘小子分帮拉派,为了一根五毛钱的棒棒糖打滚闹腾。

现在我和闺蜜逆着人流,断断续续听到放学归家的学生们讨论刚考完的试题答案,一如我们当年那样。其实到现在我还没有把王勃的《滕王阁序》背完全,仍然分不出英语中lay的过去式和过去分词对应什么意思,三角函数的倍角公式依然会背混。仿佛心底子里埋了许多旧事,而又没有什么可供给别人作为饭后消遣的谈资,不是只消几杯茶几碟瓜子就能轻易吐露的那种。我想,现在是不是没什么资格和权力去回想过往的?那些或是不堪或是美好的过去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事了,与我无关与你也无关,任何一次或大或小或浅或深的、那种可以称为“怀想”的东西都会玷污了什么,消极了什么似的,它不得不让逼得人们拿出某些回忆,然后拍拍上面的土,用另一种姿态去品析审视,傲娇得很。

回到宿舍,高中的同桌打电话给我说寄了明信片给我,我突然感慨万千以致落下泪来。我想,二十年吧!以二十年为界,那时年近不惑的我们在陌生的城市、陌生的街区不期而遇,我可以优雅的同你招手,你可以唤出我的名字,然后我们寻一个有落地窗的咖啡馆,也许店里在放《那些年》,我想我会哭出来,又笑出来。可是你看,这样有多好。

 

关闭窗口

 
 
 
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。
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。
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 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 
文章心情 > 更多

{文章心情} 

强力推荐
 {强力推荐}

 

留言板
 {留言板}

 

 
{版权}